Convenience store.

因為提前申請到大學的緣故,學校便對我們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
早自習、晚自習當然不必出席,平常上課時間也不強制留在教室,
想到圖書館、電算中心或視聽教室都可以,更別說自由訂校外的飲料和便當,
只差不能隨意進出學校,是說如果這樣,那何必要到學校。

因此,後來學校甚至允許自由選擇是否到校,只要事先知會導師即可,
所以我只在有排體育課的那天才會到學校,其他日子都待在家裡自學。
自學當然是經過修飾的官方說法,其實就跟放牛吃草沒什麼不同。

待在家裡一開始還滿新鮮的,畢竟比在學校要來得自由,既不用穿制服,
活動範圍也不受限。雖然天氣這麼熱,真要在外頭走動不見得受得了,
可是沒有人會嫌自由不夠多的,只是一天、兩天過去,我開始覺得無聊。

說到底都是因為一個人在家的緣故,如果去學校至少還有同學作伴,
可是現在確定有大學念的人都待在家,要拼指考的人又沒空理我,
於是在家無聊,然而出門徒勞傷財,所以最後我想到一個折衷的方法,
到樓下的便利商店報到,順便吹免費的冷氣。

隨著到便利商店的次數增加,我慢慢弄清楚便利商店女孩的班表,
上次半夜看到她是因為跟同事調班,其實她排班的時段多半是中班或晚班,
這樣說來我算是運氣很好,才會在深夜遇見她。

我通常都在固定的時段去便利商店,可能因此讓她留下印象,
去了好幾天之後,我總覺得她除了對我說歡迎光臨,還會加上微笑。
這樣的想法好像有點自我感覺良好,說不定她微笑是出於服務業的禮貌,
可是現在我什麼沒有就是時間最多,於是我決定要觀察她,
確認她是不是對每個客人都會微笑,還是我真的讓她印象深刻。

實地觀察後的結果令我失望,她對每個進入店內的客人都會微笑,
有些甚至還會寒暄個幾句,從彼此的互動不難判斷已經是熟客。
相較之下,我們之間還只有制式的對話,顯然我只有薄弱的存在感,
說不定更慘的是毫無存在感。

我也說不上為什麼毫無存在感會是悲慘的事情,
但是在別人的心中有存在感或多或少讓人感到虛榮,
當然前提是它具有正面的意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son 的頭像
Jason

Keep Walking

Jas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